Special?深夜好讀

陳玉嬌:緣結櫻花

字體大小:

晚餐時間

我有一位多年前患上抑郁癥的老朋友。

她住美國紐約,因為時差的關系,我們通電話,經常是美國的晚上,新加坡的早上,不然就是美國的早上,新加坡的晚上。

我這位老朋友,會把好幾天、甚至是好幾個星期沒有說的話,一股腦的在長途電話中說個不停,我是她的聆聽者兼心靈輔導者。

當她在美國時間的早上打來,剛好是我要上床睡覺的時候,睡意正濃時,我又不忍心要她掛掉,只好躺在床上拿著手機聽她說話,聽著聽著,我發現自己很容易睡著,一會兒就被另一端說著話的她給喚醒,她問說:“你有聽我講話嗎?你睡著了嗎?”我會強忍睡意邊聽邊“嗯”的回應。

當她在美國時間晚上打來,正值我上班時間,周圍的同事都會聽到我像媽媽般的安撫著她,要她不要想那么多,多出去走走,太悶時就打電話找海外的朋友聊聊。

同事們過后都會開我玩笑說,你像極了她的心靈輔導員!

激發她的正義感

我這位老朋友,是70年代紅遍新馬港的“阿哥哥公主”櫻花。

她現年68歲啦!1983年結第二段婚姻后就帶著女兒一起移居美國紐約,甚少在舞臺上露面了。

80年代中,櫻花應電視臺邀請回新錄制節目,當時我剛踏入娛樂圈當記者,我們彼此以藝人和記者身份初識。當她成了新加坡的常客,我和她的緣分就越來越深,我其實有小小感覺到她對我特別友善親切,每次來新都會約我出來碰面,也會把第一手消息給我發稿。

多年后,櫻花才告訴我,當年她是“大姐大”個性發作,因為她發現我這個青澀的小記者和某位媒體人一起做訪問時,很明顯看出對方對我的不友善,激發了她的“正義感”,我沒有料到我和她的緣分這么一結交就是快30年。

施金蓮挨義氣當助理

櫻花是我口中的“花姐”,我是她口中的“阿嬌”,只要她來新登臺演唱,我就會抽時間陪她,她回美國,我們也保持長途電話聯絡,我是她分享心事的朋友。尤其是她患了抑郁癥后,我和幾位老友都會小心翼翼的照顧著我們心中的這顆“巨星”,其中一位老友“阿蓮”,是70年代本地鼎鼎有名的女歌手施金蓮,因為聲帶生繭動手術后受損,只好退隱歌壇。當櫻花來新登臺需要助理,就找上“阿蓮”來幫忙,她二話不說,放下所有私事,24小時陪伴在櫻花身邊。

我們:阿花、阿蓮、阿嬌,成了櫻花來新時不可缺的“三人行”!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全民欢乐捕鱼下载 无需押金能赚钱的平台 黑龙江36选7 搜狐彩票足球指数中心 双色球几点现场摇奖 一码中特大公开号码 2011中国足球直播 重庆快乐10分计划 上海晓游棋牌大厅下载 任选9场奖金怎么算 威尼斯人彩票群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查询结果 快乐扑克3遗漏查询 天津时时彩官网遗漏 最火手机游戏赚钱软件 贵州省双色球去哪里兑奖现场 夏天买炸果汁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