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南路精彩舊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歐南路,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里的監獄,就坐落在中央醫院正前方。

1960年代,監獄被夷平,改建成歐南園多棟商住大樓。到了本世紀初,大樓再次面臨拆除的命運,目前正作第二次的發展,興建中央醫院延伸大樓和湯申東海岸線的歐南園地鐵站。

中峇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一個充滿活力和活動精彩的社區,與中峇魯路相鄰的歐南路,一樣有特別的景物活動,讓人留下許多回憶。

廊道銜接所有大樓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歐南路,最引人注目的景物要算是那里的監獄了。坐落在市中心的這個“不速之物”,就位于現在新加坡中央醫院(舊稱四排坡)的正前方,它外墻刷成土黃色,墻高五六層,墻頂圍繞著鐵絲網;高聳的瞭望塔,則有獄警站崗監視。獄警身旁有一面大鑼,想必是在緊急時刻敲鑼示警,所以可說是戒備森嚴,諒囚犯插翅也難飛,難以越獄。

但是,在珍貴的市區地段用來關囚犯是大浪費,果然,到60年代,整座監獄被夷為平地,改建成歐南園多棟商住大樓。這個建筑群的最大特色是建有廊道,把所有大樓全部貫穿銜接起來,因此,人們沿著廊道,可以從振瑞路這一端悠閑地走到靠近余東璇街盡頭,不必擔心日曬雨淋,設計堪稱獨特。

可是,歐南園組屋地點雖是適中,說來奇怪,它底下兩層樓的商店,生意始終馬馬虎虎,即使是后來鄰近還增建地鐵站,也不見人潮。到本世紀初,它再次面臨拆除的命運,目前正作第二次的發展,興建中央醫院延伸的大樓和湯申東海岸線的歐南園地鐵站。

少年旅團員協助救災

15-08_now_6_Medium.jpg
禧年堂圣殿大樓,現在已拆除。(取自《禧年堂50周年紀念特刊》)

緊隔著歐南園,就來到長老會的禧年堂禮拜堂,禮拜堂建于1939年,當年奠基禮還是由英殖民地政府的輔政司亞歷山大爵士主持。輔政司相當于現在的公務員首長,奠基場面十分隆重。禮拜堂分三個建筑物,即圣殿大樓、副堂與牧師樓。

1949年,禮拜堂在圣殿大樓頂樓安有一口大銅鐘,每逢星期天主日上午,大鐘就會“當當”響起,遠近都可以聽到,大樓外則有一個大型十字架,夜里亮起熒光。據禧年堂的檔案,大鐘與熒光十字架在新馬禮拜堂還是首創。

禮拜堂的副堂,是新加坡第一所幼兒園——星洲幼稚園的分校所在,它右邊的“石津樓”,是為紀念鄭聘廷牧師,以他的別號命名;鄭牧師既是禧年堂的創會牧師,也是星幼的創校人之一,他對早期新加坡的教育、社會與教會,都做出極大的貢獻。鄭牧師最為人熟知樂道的,是他也是同盟會成員,在新加坡積極參與孫中山的革命事業,協助推翻昏庸無能的滿清政府。

另外,禮拜堂也是少年旅(Boy's Brigade)第11連的總部,給這個童軍組織提供活動場地。路人經過歐南路時,不時可見到團員應用圣殿大樓,開展高樓運送傷員下樓的訓練,其他還有急救、火警疏散、步操與軍樂團等,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禮拜堂附近的河水山、四腳亭與合樂路等都是亞答住屋區,經常發生大小火患,當時,住在中峇魯的少年旅團員,知悉后都自動自發,第一時間里投身災場協助救災,把平時所學的技能學以致用,精神十分可嘉。

到1970年代,由于禮拜堂阻礙中央快速公路的興建,禮拜堂連同具有紀念性的石津樓,全部讓位拆除,西移到現在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附近。

緊隔在禧年堂的是衛生院,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它提供全面的醫療服務,包括給人民注射防疫針,為中峇魯居民提供不少便利,就近可以求醫。那個時代,因為還屬于殖民地或延續殖民地的福利政策,看病打針一概免費。目前大樓仍然保留。

工商學校辟有小動物園

15-08_now_5_Medium.jpg
歷史愛好著尋訪陳篤生墓地。

歐南路再西行就來到南洋工商補習學校(后易名工商小學),創于1920年,是新加坡最早的華校之一。校舍依約克山山崗而建,學校辦學嚴明,1950年代收生超過3000人,它最聞名的是校園辟有一個小小動物園,園里畜養各種動物,像天竺鼠、鸚鵡、蟒蛇、猩猩、梅花鹿、鱷魚等,吸引許多外人到動物園游覽。

工商學校領導人,在那個時代就意識到“生態教學”的理念和重要性,把動物園建在校園里,讓學生可以實地接近生物,學習自然生態,著實讓人佩服。

工商學校這片山頭,原是新加坡先驅僑領陳金鐘(1829-1892)所有,陳金鐘即創建陳篤生醫院的慈善家陳篤生的兒子。他的妻子與媳婦過世都安葬在約克山上,同樣他也將父親的遺體遷葬在此。工商學校上世紀搬遷到淡濱尼后,留下這個慈善家族的墓地獨守山崗。今天,墓地時常還可見到香燭貢品,想必是很多人感恩于他們當年蓋建醫院造福人群功德無量,決意以一點心意作出表示。

工商小學的遺址,現在也是中峇魯“歷史街區漫步”的行程點之一,喜好懷舊者定時會到這里來參觀,聆聽導覽員細說工商學校的舊事。

醬油味飄咸而來

再西行來到合樂路的交界處,當年這里是一家醬油廠的廠地,醬油廠外處處可見一個個的醬油甕,形成一道獨特的景觀。人們路過,不時都能夠聞到醬油味飄咸而來。  

醬油廠原地在上世紀70年代后建成阿波羅酒店,樓高18層,在那個時代算是富麗堂皇的建筑。由于酒店地點適中,不時有影星歌星光顧其咖啡屋,就像是香港的半島酒店一樣,經常星光熠熠,讓人感覺十分耀目。

酒店正前方有個大型噴水池,使得這里一帶風景宜人,可惜后來不知什么原因被拆除。酒店目前依舊不變,但易名為河畔富麗華。

走一趟歐南路,距離不長,精彩舊事連篇,讓人回味無窮。

工商學校從山下到山頂

1950年代工商學校畢業的校友,憶起兒時在校的往事時,人人都感覺興奮,令人回味無窮,樂在其中。

71歲的陳皆成(股票交易員)說,學校當年依山而建,初小班的課堂在山下,然后逐年升到山頂,當時,雖有梯級攀登,但是許多同學總是連跑帶跳上山,結果意外頻頻,經常發生失足跌傷事件。

他回憶:“祖母李惜娘學過跌打,也誓愿懸壺濟世,不收分文,結果一有同學脫臼骨折,學校馬上就往我家里送,由祖母當場治療,后來消息傳開,成了大家熟悉的‘校醫’。”

他也說,學校許多頑皮的同學,對于校內動物園的動物,像園中的猩猩,經常都會對它們“挑釁”,結果往往被觸怒,遭它從籠中伸出手來抓傷。

校長競選去

陳皆成1959年從工商小六畢業,他也提及校長陳國祥的舊事。他說,校長每天一身白衣白褲,最早到校也最遲離校,他待學生十分嚴厲,辦公室抽屜里有五六條藤條,粗細各有,同學人人不寒而栗,不敢搗蛋。因此,同學在校園遇上他時,都趕緊在他身邊立正,恭敬地對他鞠躬。

他說:“我畢業后,校長代表聯盟政黨參加中峇魯區立法議會選舉,顯然是想要獻身政治,但事與愿違,選舉結果大敗沙場,從此退離學校。”

根據檔案,中峇魯區1963年選舉出現五角戰,最終由人民行動黨的李德欣勝出,第二高得票者是社陣的孫澤宇,陳國祥只得508票,占總票數的4.3%。

另一名校友戴文雪(企業顧問,68歲)說:“當年的工商,是唯一有動物園的小學,讓我們可以就近學習生物生態,度過一段美好的學習時光。”

另外,學校的古墓地,也是同學休息下課時最喜歡的游樂場,大家在那里爬高跳下,一點都不忌諱。

學生打掃墓地

談到古墓地,柯麗珍(67歲)也回憶說,當時學校定時分配學生到墓地打掃,每星期約兩三次,但無人知曉它是誰的墓地。

她也記得,登山的梯級,每隔幾級的柱子都釘上木板,上書激勵的格言。“對我來說,通過這些格言,真的是一邊登山,一邊學習,鞭策自己努力向上。”

她說,工商學校不只是她的啟蒙學校,父親柯水生也是,是她們兩代人的學校。

另一方面,立于中巴魯地區的工商,在校的學生當中,要以福建籍貫的子弟最多,儼然是一所福建學校。

根據工商學校1955年出版的《35周年紀念刊》,當時對在校學生祖籍地展開的調查,全校2289名學生中,有1619人是福建人,占學生總數的七成。在這些福建人之中,又以同安縣人居多,總數292人,其他順序是金門(250)、安溪(246)、南安(146)與惠安(123)。

受訪的三名工商校友,巧合的全都是同安人。當中陳皆成在本地同安會館中還擔任副主席要職。

至于工商學校為什么會以福建人居多,相信與校長有關。工商學校早年兩名校長是林則楊與陳國祥,都是金門人,早期金門(舊稱浯江)屬同安管轄。順帶一提的是,兩位校長姓氏雖是不同,卻是同胞兄弟,這是因為分別送給不同姓的人家撫養造成。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熱詞 :

歐南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