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太太創辦“統一豆腐”

逛俱樂部迷你市集,那里售賣首飾、服裝、酒類與高級食品等,攤主幾乎都是金發碧眼的熟女,個個雍容華貴,因為她們的丈夫都是派駐新加坡的外來人才,她們都是“外來人才的太太”,是英語社交圈子里所謂的expat wives。

這讓我想起一位令我十分佩服的外來人才的太太——江貴欽女士。

1970年,華昌國際公司的老板何日華,在新加坡裕廊工業區創辦聯合植物油公司,從國外招攬一些人才,其中一位是來自臺灣的工程師朱道弘。朱道弘畢業于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愛因斯坦當時還是學院的教授,可想而知,朱道弘肯定是新加坡建國初期十分優秀的外來人才。

他抵新幾個月后,妻子江貴欽便帶著五歲大的女兒,遷移到新加坡。兩年后,七歲的女兒朱芑文報讀圣尼各拉女校,自此成了我的同學。

那時候,沒有手機,沒有全職工作,一個女人如何打發時間,又如何化解鄉愁?

“華昌的老板娘李廉鳳在上海長大,所以我們見面時,都講上海話,感覺格外親切。”朱媽媽娓娓道來。

到泰國學做豆腐

15-08_now_7_Medium.jpg
朱道弘(左一)與同事留影于聯合植物油公司門口。

當年,她覺得新加坡的豆腐總有些焦味,而且口感不一樣,于是,便和兩位在華昌認識的太太,一頭鉆進豆腐世界里,一起到泰國學做豆腐,雖然三位背景不同,分別來自中國大陸、臺灣和馬來西亞,年紀相差30歲。

“研發的時候,我們不知用了多少黃豆,每天一桶一桶的泡。”創業的艱苦,她只輕描淡寫地用三言兩語道來。

三位太太咬緊牙根,終于在新加坡成功研發包裝豆腐,并于1980年創辦豆腐廠,那就是今日依然暢銷的“統一豆腐”。

當下,我明白為什么她們以“統一”作為商標。她們皆因夫唱婦隨,舉家遷至新加坡,在獅城結緣,還成為創業伙伴,然而,心中依然牽掛著祖國的命運,令我為之動容。

可惜的是,在經營一陣子后,其中一位連續兩年懷孕,另一位身體不適,所以決定把工廠賣了。卸下繁重的業務,三位女性又回到家中相夫教子。

已婚女性總是得在事業和家庭之間拔河。

歲月如梭,朱伯伯已離世,朱媽媽今年90歲,跟家人同住在美國創業精神蓬勃的硅谷,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十來歲,也定時去燙頭發,看起來依然雍容華貴。

我去美國探訪她們一家時,芑文拿出沉甸甸的鑄鐵,就是當年三位黑頭發黑眼珠,具有創業精神的東方expat wives,在新加坡創辦豆腐廠時所用的鑄鐵模具。

豆腐是如此潔白、鮮嫩滑綿,背后的模具卻是厚重、耐熱的黑色鑄鐵。

加州早晨,我們坐在庭院,吃著自家種的柳丁。望著朱媽媽——這位外來人才太太,我看到一位氣質優雅,充滿勇氣和力量的現代女性,在創業中找到樂趣和價值感,然而,當事與愿違,夢想成為包袱時,毅然選擇放下,不再執著。

這時,一縷金黃色的加州陽光,灑落在她白如雪的發絲,我倏忽明白聽過的一句話:美女,都是時光雕刻成的。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