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逸翔第一個個展 用水墨填滿兄長離世空白

本地已故畫家蔡逸溪的弟弟蔡逸翔,從小在哥哥的耳濡目染下,也愛上畫畫。蔡逸溪2008年過世,讓蔡逸翔在情感上留下空白。后來他拜師學畫,透過水墨慰藉對兄長的思念。

蔡逸翔將在第一個個展“水墨緒緣”,展示他過去10年的成績。

美術是蔡逸翔(Vincent Chua)這一生的初戀,10年前他兼職教數學、科學之余,更多時間投入創作水墨畫;10年后他交出了成績——第一個個展“水墨緒緣”,展出27幅作品。

60歲的蔡逸翔談起水墨畫,不能不提到他的大哥——本地已故知名畫家蔡逸溪(1947-2008)。蔡逸翔家有兄弟姐妹七人,他排第六,大哥蔡逸溪大他整整一輪,兩人都肖豬。蔡逸翔回想5歲就為大哥磨硯,看他作畫長大,自己閑來也愛畫畫,沒事愛玩宣紙、墨硯。

兄弟倆感情甚好,經常閑談,哥哥去買地毯,看展覽,都帶著這個弟弟,所以當大哥2008年過世,蔡逸翔非常失落,無比思念他。兩年后,他去上畫家梁振康的水墨畫課程,開始投入作畫、參展。蔡逸翔接受聯合早報專訪時說,哥哥過世之后情感上的空白,唯有畫水墨可以慰藉——因為“每次作畫,都感覺得到是跟大哥在一起。”每到中元節,大哥更常出現在夢里。

蔡逸翔回想大哥平日的教誨——作畫最重要是畫自己喜歡畫的,而且為自己設要求。他說:“大哥平時作畫丟掉很多畫,不滿意的就丟掉,認真無比,我受他影響。而且大哥說,作畫和一個人的經歷有關,最好自然而然,凡事不要操之過急,所以我從寫實畫法出發。

“畫抽象畫?我還沒到那個階段可以這么畫。如果我模仿大哥的風格,將永遠都活在他的陰影里。我想他也不會贊同的,他說過:你得有自己的風格。我們每個人在這世界上都是獨特的個體。”

對建筑情有獨鐘

15-08_now_2_Medium.jpg
蔡逸翔細膩描繪牛車水的印度廟神像,與點到為止的組屋群構成對照。(主辦方提供)

蔡逸翔自理工學院畢業后,花了七年工余進修兩個大學學位,專業是航空工程學,對建筑物情有獨鐘。其展覽主題分明,除了本地富有風味、地標性老建筑(如中央消防局、檔案照的浮爾頓郵局)之外,都是他旅游世界各地所見富有歷史感的建筑或景點,比如孟買市中心英殖民地建筑、威尼斯圣馬可廣場、緬甸蒲甘寺廟群、海邊的燈塔。他說,畫水墨不像水彩畫可以現場寫生,水墨較難控制,他先速寫,回家再細畫。

畫里的建筑物主要從具象寫實角度出發,他看到,卻還沒能去想象,但是他看得很細,就說描繪牛車水的印度廟,廟宇上方眾多不同的神像被他一一細膩繪出,與點到為止的組屋群構成對照。他笑說:“如果建廟的人塑得出這樣繁復的神像,沒理由我畫不出。如果這些細節不畫出來,對勞苦功高的建筑師是不公平的。”

基于航空工程學的訓練,蔡逸翔盡量畫出建筑物3D立體感,非常重視細節,常常擔心漏了一個就會有麻煩,后來發現飛機會這樣,但作畫不可面面俱到,全部都畫。曾上過一年油畫課程的他,也試圖從水墨而非油彩表現出建筑的復雜光影層次。

印尼日惹普蘭巴南神廟水墨畫捕捉了寺廟投射的光影,飛鳥經過的情景,使得蔡逸翔獲得2017年陳之初博士藝術獎中國畫第一名。他參賽第四次才得首獎,之前拿過第二及第三名。他也獲得中國山西世界美術家協會頒發的藝術卓越獎。

威尼斯圣馬可廣場的題材,蔡逸翔畫了兩幅,視角一樣,手法有別,一是像老照片一樣具體細描,帶有歷史感,另一是筆觸相對草草不工,更風格化。畫柬埔寨吳哥窟一名小孩仰望巴戎寺佛像的微笑,視角特別,光影層次分明。

下次個展聚焦東歐

蔡逸翔特別喜歡中國古徽州婺源縣,在號稱中國最美的村莊作水墨畫,因為“我是華人,感覺非常親切”,捕捉了陣雨過后,村莊墻壁的痕跡。

大哥生前經常勸說蔡逸翔要全職作畫,這次舉辦首次個展,蔡逸翔想象大哥會拍他的肩膀贊許一番。蔡逸翔等到一男一女長大了,才給自己更多時間作畫。他耳邊仿佛又響起了大哥跟他說的——辦了首次個展之后,下來的展覽需要有主題。他也已定好下一個主題——東歐之行。藝術路漫長遙遠,蔡逸翔卻已跨出重要的一大步。

展覽由歌尚畫廊主辦,售賣所得部分捐獻社會企業ArtSE。

日期:即日至10月28日

時間:上午10時至晚上8時

地點:泛太平洋酒店?Pan Pacific Hotel,7 Raffles Boulevard?S039595,二樓公共藝術空間

入場免費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