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馬國種族主義已被政治工具化

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去年實現建國以來的首次政黨輪替,但近一年來種族主義課題頻現,近日涉及華文教育的爪夷書法課風波,更是引爆華社怒火。希望聯盟政府上臺后的種族政治課題有加劇的趨勢,使得要在政治、經濟和社會邁向更平等的“新馬來西亞”愿景蒙上陰影。

馬國傳媒7月底報道,從明年起,華文及淡米爾文小學高年級班的馬來文課,將加入爪夷書法鑒賞的內容。華小和淡小的學生必須在馬來文課堂上學習爪夷書法,引起華印社會的不滿。馬國華校最高機構董總要求政府取消這項政策,被首相馬哈迪譴責為種族主義組織,給這場風波火上添油。面對強烈不滿,政府近日再放松立場,將爪夷書法改為選修課,須經各校的家長與教師協會、家長和學生同意才會授課。

表面上,反對學習爪夷書法的人擔心,這會加重學生和教師的學習及授課負擔,給他們增加壓力,也認為爪夷書法沒有實用價值,學了無助于學生更好地掌握馬來文。然而,沒有宣之于口的更深層次原因是,華社擔心希盟政府有推動同化非馬來族群及推進國家伊斯蘭化的隱議程。

華社這種擔憂其來有自。馬國始終沒有一套統一的教育政策,除了主流的官辦學校,非主流的華文教育是華社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華教過去長期面對國陣政府的生存威脅。希盟在去年大選擊敗國陣上臺執政,承認華文獨立中學統一考試文憑的競選承諾跳票,讓華社感到失望。教育部今年初宣布擴大大學預科班招生學額,但沒有取消固打制,一些馬來保守勢力還趁機呼吁關閉華小及淡小,讓華社認為希盟政府無意推行種族平等的教育政策。而今推行爪夷書法課,更觸動華社擔心政府推動同化政策的神經末梢。

由此可見,雖然以種族為基礎的國陣下臺,走多元路線的希盟上臺,但種族化和伊斯蘭化的政治及課題不僅沒有消失,反而有激化的趨勢。這使得根深蒂固的族群思維不易改變,種族間缺乏互信的情況難以改善,非馬來人社會對政府的信任難以提高。

雖然希盟采取多元路線,但去年大選結果顯示,希盟獲得非馬來人的大力支持,卻只獲得約三成馬來人支持。馬哈迪領導的土著團結黨也并非馬來選民的當然選擇,巫統和伊斯蘭黨成功結盟,使得土團黨必須加強種族主義路線,同巫伊兩黨競爭馬來人的選票。人民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雖然是希盟第一和第二大黨,但面對必須爭取馬來選票和馬來人至上的“政治正確”路線,不太愿意公開反對馬哈迪的種族議程。巫伊兩黨不斷指控華人大力支持的民行黨控制了政府,也是通過種族主義來削弱馬來人對希盟的支持。由此可以預見,為了選票,馬國種族主義將繼續被有心政客操弄,當作政治工具使用。

這樣的種族政治是馬國政壇的現實。要追求更平等的族群關系,意味著各種族必須放棄一些族群利益,來追求共同的利益與認同,要如何找到其中的平衡點是一大難題。即使各種族經常喊出跨族群的口號,但很多時候還是難以超脫族群本位和利益,即使想沖破種族界線,卻會因為族群本位而增強了族群邊界。

另一個現實是,馬國從憲法到政治體制的設計,都以種族為基礎。若要改變種族主義政治,執政黨必須有足夠的政治意愿和勇氣,對憲法和政治體制作出改變,建立新的社會契約。從殖民者的分而治之政策,到三大種族政黨聯手爭取獨立建國,馬國的族群思維和體制已根深蒂固,要改變無法一蹴而就。

長堤彼岸的這些風波,以及本地近期發生的電子付費平臺爭議性廣告和網紅兄妹制作的侮辱性視頻事件,再次提醒我們,種族與宗教和諧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們必須時刻緊盯這方面的工作,不能稍有松懈。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