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為鼓勵生育尋找新動力

協助管理國家人口及人才署的人力部長兼內政部第二部長楊莉明日前接受《聯合早報》和《海峽時報》訪問時說,政府將繼續通過住屋政策、便利且優質的學前教育來鼓勵生育;此外也不會忽略推動親家庭的工作文化,以支持新加坡人組織家庭。她說,單從政策方面努力,而不重塑社會觀念,成效不會太大。

重塑社會觀念是長期工作,涉及人們的價值觀、期望以及對待生活與工作的態度,是跨部門的努力,需要獲得多部門的配合。

政府三年前把父母共用陪產假增至四周,并從2017年起,父親享有的陪產假也從一周增加到兩周。這一年新生寶寶的父親中,申請陪產假者占53%,在本地私人企業界的申請者不足五成(48%),在公共服務領域則有82%,與北歐國家芬蘭相近。本地申請共用陪產假的則有5%,與其他國家相近。楊莉明指出,改變工作文化與觀念需要時間,芬蘭用了10多年才得以推廣父親陪產假的利用,利用率從1990年的40%提高到2007年約80%,這情況維持至今。

我國私人企業界的男性雇員,目前比較少利用陪產假的現象,意味著私人業界和公共服務領域的工作文化有所不同。人口署也許可以跟私人企業的雇主有更多的溝通,找出他們的男性雇員有陪產假而不利用的原因,并提出具針對性的措施。如男性雇員以為拿足陪產假,可能影響工作表現評估的話,則勞資雙方必須攜手消除男性雇員的心理障礙。

國家人口及人才署的工作生活和諧調查結果顯示,僅45%新加坡人表示,他們能做到家庭、事業和個人同時兼顧。在政府多年來通過多項稅務獎勵,以及各種積極的社會政策和學前教育的輔助之后,大部分的人仍覺得無法在多方面兼顧,主要因素在于今天已是一個高度競爭的時代,競爭帶來的心理壓力,讓人們一直感覺時間不夠用。因此,協助年輕夫婦提高生活規劃能力以更有效的分配時間,也應該在當局鼓勵生育的“整體社會”對策中。

推動人口政策的動力主要還是來自經濟的增長,經濟前景欠佳,可能導致一些年輕夫婦在養兒育女方面意興闌珊。

繼今年5月我國把經濟增長預測向下收窄至1.5%至2.5%之后,貿工部前天發表的第二季經濟調查報告,再度把今年經濟增長預測降低到0至1%。經濟連續兩個季度出現環比萎縮,已呈現技術性衰退的苗頭。

北歐國家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后,生育率開始下降,大家庭普遍減少,女性延遲生育。生育率驟然下降的因素復雜,但經濟前景黯淡顯然是關鍵因素。

對北歐國家而言,出生率下降的長遠沖擊,是社會福利制度可能難以為繼。年輕工作人口顯著減少將影響國庫稅收,老年人口的增加也加重了國家的負擔。

北歐的社會福利優厚,鼓勵生育的措施可說是全世界最慷慨的,如在瑞典,父母享受到的育兒年假可長達480天。

新加坡照顧弱勢群體和鼓勵生育的社會政策,雖然有別于西方的社會福利制度,但同樣需要年輕的工作人口對國庫作出最大的貢獻。經濟增長若持續放緩、停滯或衰退,可能導致人口替代率的不斷下滑,政府從“整體社會”入手的人口政策,也將面對更大的困難。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1